第十八卷:枯萎的之花 三十四

  罗成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知道自己走了弯,所以他很快就更正了方向,准备找一个天然的、有着裸灵力者血统的孩子来做实验。

  罗成做了不止一次实验,甚至可以说这才是计划的最初雏形,但是唯一成功的实验品只有封容,而且是独一无二的,无法复刻的,即使罗成后来又做了无数次实验,可是这个世界上也没有第二个灵执法部部长了。

  林映空沉思起来,“颜米原本就是个失败品,但是他用计划的训练手段出来的能力是……”

  但是他的存在是逆天而为,所以在降生之际要遭受天谴的惩罚,能活下来了,才会认可他的存在,放他一条生。

  ——这是他的罪,他从一开始就背负着无数的人命、甚至是自己亲人的幸福过活,那种早就已经写进了他的骨子里,即使他救了无数的人,即使他扭转了一场战役,即使他是在做能让灵异学界无数后代的事情,但是失去的生命终究不能再回来,他仍然背着沉重的,继续用他的杀道,救赎自己的杀孽,所以他没有资格做一个幸福的人。

  可世界上的不幸总是比幸运要多得多了,封容的母亲是很强大的异能力者,但是她出生自一个隐世家族,百里家族也是源远流长,也许是历史上两个家族出现过什么偏差,封容的母亲发现她的灵力竟然和腹内的胎儿相冲,不仅她开始慢慢虚弱,胎儿的生命力也在逐渐消失!

  七月的夏天天气炎热,但是夜风习习,吹在人身上的时候,还会有几分发冷的感觉。

  封容的眼神太深邃太复杂了,林映空看得心里一咯噔,忽然就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声音干涩地道:“什么……方式?”

  封容的语气凝重,“也许罗成的实验没有失败,裸灵力者能在非属性相克的情况下互相,说明他们的能力里就有的基因,但是颜米继承了这一部分基因,但它是的,颜皓继承了剩下的那一部分,他们加起来就是一个裸灵力者,如果从小训练,未必不能发挥出裸灵力者的效果,但是罗成把颜米丢了,所以他的实验失败了!”

  二十九年前,当时没有灵安全局,封容的母亲做着类似赏金猎人的活儿,邂逅百里家族的某个少爷,她爱上了他,春风一度之后怀了孕,可惜那位百里少爷家里已经有了娇妻,自然常潇洒地离开了她,甚至不知道封容的母亲当时那么巧就怀上了。

  但是如果把封容的身份公布出去,那么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因为慢慢没落的百里家族竟然同时出现了两个裸灵力者,甚至两个人还是属性相克,不会兄弟!

  他的出生让外公外婆为了洪水而力竭身亡,也了他母亲原本不算美满但至少完整的家庭。

  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么?当然没有,出现一个是概率事件,出现两个……那就只能是人为的了。

  封容说:“不管他是什么想法,但是从颜米和颜皓之后就没有赝品了,我们清理寒露所在的那个研究所时,这方面的研究已经完全中止,斩盟组那边没有找到任何相关的资料。”

  首页御上攻略章节目录 第十八卷:枯萎的之花 三十四

  “实验室的实验容易,能够控制变量,但是多数情况下并不能完全模拟自然,”封容的语气很平静,“相比起培养箱里总是失败的实验品,直接找一个自然状态下的成品,才是最简单的,不是吗?”

  封容将戚烽绪说的话填充进他的记忆和经历里,逐一对林映空分析出来,好像这不是他的人生,只是他在看别人的人生,然后加以分析出来似的。

  ——是日夜中了他十八年的母亲。封容的记忆里没有父亲的存在,对母亲的最鲜明的回忆,则是她在肆意怒骂着的场景。

  林映空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之前幻枫说颜皓是他的本体的赝品,而颜皓和颜米又是他的第一个实验成品……罗成真的打算批量生产裸灵力者?!”

  封容继续道:“我怀疑之所以我从颜皓身上感觉不出裸灵力者的共鸣,除了是因为罗成用了敛息诀之外,还有可能是因为颜米。”

  今年的封容二十九岁,而在二十九年前,罗成看着还在培养箱里迟迟不能出生的双胞胎,确定他的实验已经失败,这两个婴儿都是残次品。

  怀春的少女总是有着不切实际的幻想,封容的母亲是那么地深爱那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所以未婚的她决定冒着大不讳将孩子生下来,然后带着孩子去找她深爱的人,那时他们就会像是故事里说的那样,从此幸福而美好。

  所以封容是自卑的,是怯懦的,他害怕和人亲近,他没有爱的能力,他觉得自己只要靠近一个人就会带来灾难。

  裸灵力者这个族群出现了很多年,但是没有人能摸得清他们出现的规律,他们之间相互,即使侥幸留下后代,但是后代之间也不会再出现返祖基因,裸灵力者的存在就仿佛是爷在丢彩头,丢中了哪个就算是哪个。

  封容也不是觉得难以启齿,只是在整理自己的思,因为戚烽绪说的一些事情让他的脑子有点乱。

  他地在百里梦鄢强撑着自尊,抓住那一星半点的善意当做是爱,却又永远不敢迈步,只能眼睁睁看着百里梦鄢失望地对他摇头,把他推走。

  林映空觉得有点乱,只好跳过实验的部分,“所以罗成就放弃了?我不觉得他是这么没毅力的人。”

  胎儿活了下来,也在那管血的下变成了水系裸灵力者,地着母亲的灵力。

  至于为什么封容在出生之后的那二十多年里,一直没有发现身边有戮血盟的人的踪迹,直到两年前罗成才出现在他面前,这就不是戚烽绪能够知道的内容了。

  他的出生汲取了母亲的养分,天资纵横的母亲变成了没有灵力的废人,断绝了她去追求幸福的。

  无论她是出自什么原因,但是她的确在极力这个胎儿的生命,可是她耗尽全力也没有办法,更何况当时她的父母也不愿意她生下一个父不详的野种。

  然而有一天,有人告诉他,不对,你错了,你不是灾难的源泉,是灾难之神把这些灾难在了你身上,让你背了这些。

  戚烽绪当然不清楚其中发生了多少纠葛不清的与,他只知道罗成找到了一个孕妇,引诱她将一管属于裸灵力者的血液打进了身体里,从母体内直接对胎儿进行自然下的和适应,然后通过引发和加强天谴,得到一个真正的裸灵力者。

  首页我的书架玄幻奇幻武侠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科幻灵异网游竞技女频频道全本小说

  “据我们所知,罗成是在三十年前左右加入戮血盟的,谁也不知道原因,他加入戮血盟之后就开始做各种生物实验,还一手了当年的反联盟之战……”封容的神色有点复杂,“但是戚烽绪打听到的消息是,罗成之所以加入戮血盟,是因为他认识了戮血盟的主人……不是孔先生,是另一个人,然后他就成了戮血盟的,可以说从一开始就有调动戮血盟内部的资源,他做实验的第一个项目,就是研究裸灵力者。”

  所以罗成用的禁术牵动的,增强了天谴,在封容的母亲的配合下,然后又用无数条性命堆砌起来挡住了天谴,让封容顺利地活了下来。

  很多人能给得出答案,如果给的是否定的答案,恐怕也会被用唾沫星子埋起来,用虎毒不食子之类的话来。

  罗成出现在了封容的母亲面前,轻声询问她可愿付出代价,无数性命,换取胎儿的一线生机,从而得到一个强大得无与伦比的孩子。

  封容的母亲本来只是想拿他作为寻回爱人的筹码,可是没想到不仅付出了自己的能力和家庭作为代价,甚至还造下一大笔杀孽,她开始怀疑当初的胎儿已经死去,在她的肚子里复生,引导着她做出弑亲的举动,所以她怨恨,她,她将一切推到了封容身上。

  封容点了点头,“戚烽绪在罗成那边不受重视,但是平时也是呆在附近的,只是很少见面而已,时间久了,他也能打听到一些特殊的消息……”

  他蜷缩在识海里,品味着林映空对他的爱意,笑着说谢谢你,然后试图让自己沉眠在里不再醒来。

  封容的母亲对他描述的未来无法抵御,迫不及待地抓住了这根有毒的蛛丝,爬上了等待猎物的大网。

  罗然从一开始就是在研究裸灵力者,至于后来为什么扩大规模,变得研究各种变异生物,这就不得而知了。

  所以,封容的母亲只能这样满怀怨憎地呆在那个快要倾塌的屋子里,慢慢萎靡,身体渐渐,将所有给封容,尖叫怒骂,变人皆知的疯婆子。

  ——罗成给了她一管血,不管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是那管血是属于神子幻枫的,最精纯的心头血。